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患癌父亲探望狱中儿子续拒吃止痛药保持清醒

发布时间:2019-08-15 15:45:35

回到宾馆,父亲看着和儿子的合影,眼泪止不住地流下。(出于对当事人的尊重,本报未刊出父子合影的清晰图片)

连续报道(2)

癌症父亲千里探监

4年前,妻子因脑出血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 年前,唯一的儿子误入歧途,被判10年,现在常州监狱服刑,从此他再未见到儿子。前段时间,56岁的 男子王春森被检查出胃癌晚期,医生通知他还有 个月的生命。昨日中午,在扬子晚报记者的陪同下,癌症父亲王春森终于在常州监狱看到了儿子,探监路上经历的千辛万苦都化作了滂沱泪水,大胖(化名)看着消瘦的父亲,也泣不成声。

通讯员 杨炯 扬子晚报记者 马奔 文/摄

孩子,再让我看你一眼

为保持清醒,老人不肯吃止痛药

昨日凌晨 点钟,王春森就醒来了,这一次不是因为身体的疼痛而无法入睡,而是因为即将就要见到自己的儿子。一直到预计出发的时间8点 0分,王春森没有再合眼,就连吃饭还是在记者的劝说下,才吃了半碗粥。

上午8点27分,常州市司法局的工作人员开车来接王春森去常州监狱。一路上,王春森忍着疼痛不吃止痛药。他告诉记者,止痛药每次吃过后,整个人都会昏昏沉沉,为了看清楚儿子的样子,王春森选择了继续忍耐。自从有病,王春森坐的最长的时间也只有半个小时,时间久了,他便会蹲着来减轻疼痛。常州市区到常州监狱坐车需要2个小时,这对于王春森的身体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一路上,大家几次建议停车,让王春森可以下车蹲一会。可是王春森却怎么都不肯: 我没事儿,不用休息,这样可以节省一些时间。

不哭,在儿子面前坚强一点

抓住儿子肩膀一刹那,他有些腿软

中午11点,在常州监狱六监区的会客室里,王春森终于见到了魂牵梦萦的儿子大胖。因为监狱的管理,只有常州市司法局的工作人员陪同王春森一起进入监狱。进监所前,王春森一直对自己说: 不哭,要在儿子面前表现得坚强一点。 见到儿子从玻璃窗的另一侧被管教带到自己的面前,王春森颤抖着手,拿起了身边的电话,泪如雨下。大胖也在已经三年未见的父亲面前嚎啕大哭。在监狱方的同意下,父子俩可以不用隔着玻璃见一面。当手能抓住儿子的肩膀那一刹那,王春森有些腿软。三年对于这样一位父亲太过漫长。

三年来,王春森第一次可以清晰地打量儿子。儿子比以前瘦多了,而在儿子的眼中,父亲曾经一百七十斤的伟岸身躯,现在却被疾病折磨成了一个瘦弱的男子。王春森用右手轻轻地摸着儿子的脸: 瘦多了,也黑了。 然后父子俩抱头痛哭,一旁的监管人员都不忍心打断这个团聚的画面。儿子说让爸爸回家一定要好好治病,他一定会好好改造,希望爸爸等他回去。

沉默,父子俩含泪相互凝视

狠心 告别儿子后,父亲偷偷哭了

原本监狱方面为父子俩安排的会见时间相对长一些,但王春森怎么也忍不住悲伤。相对而言,男人没有女人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王春森和儿子见面除了相互的叮嘱,剩下的只有两个人默默落泪地相互注视。王春森再也不敢跟儿子多待了,他怕自己舍不得走,他擦干泪水留下一些嘱咐就走出了接见室,蹲在外面哭了好久。在常州市司法局与监狱方的沟通下,常州监狱的管教民警 网开一面 ,除了录下了一段视频,还给父子俩拍了一张合影,在临走前送到王春森的手中。

坐上回常州市区的汽车,王春森打电话给老伴: 我看到儿子了,孩子挺好的,你别担心啊! 王春森哽咽的声音让车内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我跟孩子说了,一定要好好改造,将来回报社会。 回到了宾馆,拿着监狱方为自己和儿子拍的合影,王春森怎么也看不够,泪水止不住地流下。

肾结石手术
羊角疯该去哪里治好
割眼袋后需要多久才能恢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