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偷天炼鼎 第14节 古图阵残,跨品技超(中)

发布时间:2019-09-24 14:21:06

偷天炼鼎 第14节 古图阵残,跨品技超(中)

松针子笑嘻嘻地展开帛卷。

那帛卷有内外两层,内层由于年代久了,损毁很严重,被人用新帛修整起来,阵图线条时断时续的,缺损得十分厉害。

沈成认得这是古纹图,以前在师父那里也见过一张。按铁松客所说,点晶门珍藏有两张古纹图,他得了其中一张,从中参出了四极化晶秘阵。

松针子没看两下,顿时直揉双眼、口水横流,大叫道:“我的个咣当!这难道是古雕纹的推演图?”

“确实是,”沈成道,看了几眼后,分析起来:“这内帛以金丝织就,都破烂成这样子,可见年头极远!”

松针子连连点头,接着不停摇头叹气,又是欢喜、又是惋惜。

“正是古纹图!”邹掌柜得意道,又说这是五年前万有本号大拍卖上的东西,几位制器行家先后看了,只能肯定是古雕纹,可惜最重要的地方都没了,顶多算是件古玩。

由于作价有点高、却没有什么实际用处,最终流拍了,邹掌柜便出钱收下,今日刚好拿出来,想孝敬给铁松大师。

“那敢情好!”松针子听得眉飞色舞,当下就猴急道:“破锣啊,赶紧给找个静室,让我先推演推演。”

“俺还不清楚你?你抬抬屁股,俺就知道你是想拉、还是想尿。”邹掌柜手一翻,亮出盘子下面的纸笔,笑道这里就行,刚才出去准备宝物时,已吩咐过,绝不会有人进来打扰。

松针子便打发走全福,让他先去客再来安顿,自己取过纸笔,席地而坐,将帛卷铺到跟前,又问:“小师弟也推演推演?只要有不懂的,尽管问,师兄给你好好讲讲。”

沈成也想一睹为快,只是把邹掌柜晾在旁边,却觉得有些失礼,道:“这图反正是送给师父的,以后有的是机会。”

“小兄弟但看无妨,”邹掌柜道:“俺好些日子没弄过这个了,咱们一起探讨探讨

偷天炼鼎  第14节 古图阵残,跨品技超(中)

,俺好沾沾点晶门行家的光。”也拿起纸笔,坐到松针子身旁,屏息静气,开始揣摩起古纹图来。

--------

片刻后,邹掌柜开始汗如雨下;再坚持了会儿,已变得气喘如牛。

松针子要轻松很多,口中念念有词,手上刷刷狂画,时不时还闭上眼想想,旁若无人。

又过了阵子,邹掌柜实在招架不住了,吐出一口浊气,回过神来,见沈成递上一杯茶、人也气定神闲的,问道:“小兄弟还没开始?”又摇头苦笑:“俺实在是不成器,每次推算这东西,最多能支撑两刻,再多来会儿,就得把老命给交待掉。”

沈成笑道:“古纹图本来就很复杂,这张又破损得太厉害,既然是一块鸡肋,依小弟看,没必要太劳神。”

邹掌柜道:“推演是咱们器修必做的功课,这图虽然毁了,做这个还是很合适的。”又好心劝沈成:“小兄弟也试试吧,有不明白的,也别等你师兄指点了,就让老哥鲁班门前弄大斧、多少能给你讲一点。”

沈成道:“其实小弟已经尝试过了,因为能力不够推完,就没有继续做无用功。”

邹掌柜听得暗暗皱眉,心想铁松大师收的这个小徒弟,虽然有跨品制器的本事,毅力却不怎么样,这才多久功夫,就打了退堂鼓。

沈成继续道:“……小弟只看出是‘转更纹’,五行肯定属水,十元有可能属冰,其余的小弟就推不出来了。”

所谓五行,即水火金木土,循环相克,又按水木火土金循环相生,玄妙异常。五行按阴阳又可以分成十元,例如轻土为风、重土为石,滞水为冰、流水为淼,金有锐钝,木有死生,火有文武。

---------

邹掌柜听到沈成结论,差点没把茶杯给摔了,满脸的不可思议——当初给这玩意下定论的大师,同样认为是冰属转更纹!只是那人反复推了很久,才给出的这个结论。

难道说,程小兄弟在推演法阵上的能力,不比那精工门主差?

这念头实在太惊人,邹掌柜心中只是闪了闪,便赶紧扔掉,暗道自己肯定想岔了,程小兄弟应该是胡乱猜中的。

“小兄弟可否给俺讲讲,”邹掌柜问:“怎么就看出来是十元属冰的?”

沈成便拿起纸笔,给邹掌柜开讲。

邹掌柜见他纸上本来一片空白,更加确信他只是瞎猜。

沈成一边信手划拉、一边低声讲解:自己如何反其道逆推,先去芜存青,剩下的便清晰很多,再剥茧抽丝、一步步推算,这里怎么怎么,那里怎么怎么,怎样看出是转更阵,又怎样判断是五行属水,又为什么要猜测是十元属冰……

邹掌柜越听越不得劲,越听越是手脚冰凉。他推演能力平平,脑子几乎跟不上沈成讲解,十成中能听懂的还不到一成,但终于也相信:这位程小兄弟确实已参详完此图!

“真是可惜!”最后,沈成轻叹道,“这古帛要是能补上几片,可就是无价之宝了。”

邹掌柜张了几次嘴,都没能说出半个字,心中竟是万念俱灰:这人比人、真是比死人啊!俺本来以为,在器道上俺不如针果二人,是因为铁松大师不肯收俺为徒,如今见了程小兄弟,才知道悟性算力因人而异,天差地远,今日俺是胸口上立石碑——总算死了这条心……

邹掌柜哪里知道,只论阵法推演,沈成早就远胜两位师兄,连铁松客都说他已经青出于蓝。比如铁松客手中那张古纹图,沈成也详细推演过,将感悟说出后,很是被铁松客夸奖了一番。

“原来是这样……”邹掌柜终于返过劲,喃喃道,“小兄弟算力如神,何况还是心算,俺是彻底服了!说难听点,在小兄弟跟前,俺和头猪也没啥两样。”又想到自己还上杆子要指点人家,老脸顿时羞成了柿子饼。

“老哥这样说,可就让小弟脸红了——小弟修为停留在五品,远远比不上老哥,哪里值得您如此谬赞。”沈成叹道:“小弟虽然算力还可以,却不过是纸上谈兵,只要修为上不去,这辈子最多也就是炼炼三品法器了。”

“呵呵,小兄弟不用自谦。”邹掌柜摆摆手,也叹道:“确实可惜了,小兄弟心智这么了得,根骨却耽误在五品,真是天妒英才啊!”

--------

就在此时,邹掌柜袖中传出动静。

他取出一物,里面传出人声,报告拍卖会即将开始,问邹掌柜是否亲自主持。邹掌柜回道这里还有贵客要陪,请二掌柜看着办吧。

沈成认得那法器,正是自己最近在钻研的传声玉,在里许范围内可以传递声音。

邹掌柜收起传声玉,笑道:“看你师兄的架势,一时半会儿的回不了神。俺们号里的旬拍马上开始,小兄弟可有兴趣看看?”

淮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普洱治疗阳痿医院
营口治疗妇科医院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是正规吗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大概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