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玄天战皇 第五十章 夜谈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3:25

玄天战皇 第五十章 夜谈

“什么?养僵之地?”虽説林辰对于王家种种古怪之处早有心里准备,但是牧xiǎo川的话依旧让他很意外。所谓养僵之地,説白了就是培育僵尸的地方。

养僵尸本属于鬼道一脉

,也不算是稀奇。可是一般养僵之人多是骨瘦如柴,神态外貌也多了些邪戾之气。就如之前林辰所遇见的那名枯瘦老者,原本也不是那般模样。只是后天由于修炼鬼道,身上的气息也随着转变,外貌也起了大变化。

可是王家之人外貌并无特殊之处,甚至肤色要比一般人更加好些,这其中就知是为何了。

“不错,就是养僵之地”牧xiǎo川转头看了眼林辰,放下手中的茶杯,摇摇头继续説道“这王家表面上看着与其他修仙家无异,实则他们真正所在却在这里”牧xiǎo川説着跺了跺脚。

“地下?原来是这样”林辰恍然有所悟,原来王家真正的所在是在地下,怪不得这里的植物都要比其他地方更加葱翠茂盛些。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林辰用灵眼术观察这些树木的时候会发现一丝丝灰气,原来这些灰气并不是植物所有,而是从地下冒出来的。

“嗯,就是地下”牧xiǎo川不知可否的嗯了一声,接着説道“如果王家只是简单的培育僵尸,倒也不足为奇。毕竟修真界之大你我也只是接触其中的冰山一角,只我知道的人族像虎踞城这样的大城池就足有五个之多,其他xiǎo城池更加不计其数了”

“哦?你的意思是这其中还有古怪?”其实林辰多少也隐约觉得这王家绝不是养僵尸那么简单,要不然牧xiǎo川也不会如此紧张。不过林辰毕竟初到此地,很多也都是自己的推论,不説也罢。

“不知道辰哥是否知道活僵?”牧xiǎo川转身盯着林辰,嘴里一字一顿的蹦出这句话。

“活活僵你的意思是我们”林辰身体向后退了两步,倒不是説他被人推了一把,而是牧xiǎo川这个消息实在太过惊人。

要知道僵尸自古有之,无论是飞僵,旱魃,甚至后来分出来的尸傀,都是属于僵尸的一种。无论是那一种僵尸都有一个共同的特diǎn那就是死物,当然僵尸后天修炼再次开启灵智不算,而这一类僵尸统称为死僵。哪怕是当日的竺兰兰被炼制成血尸的时候,也仅仅是机缘巧合下保留了一丝神志罢了,并不能算活着。而且这丝神志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消散,直至最后彻底变为一具行尸走肉。

不过也不知道后来那位前辈高人竟然另辟奇径,开辟了活僵一途。所谓活僵其实説白了就是把活人变成僵尸,这种僵尸不单有自己的思维,而且可以自行修炼,无论是进阶更高等级的僵尸还是战斗力,都要远远超过死僵。

要知道死僵尽管理论上后天进阶高等级时也有可能开启灵智,而且灵智并不比常人低。可是且不説死僵后天开启灵智千难万难,只其中的消耗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起的。

而活僵则不同,非但可以自行修炼,而且本身灵智已经得以保存。甚至一些活僵可以使用一些简单的法器。如果两个修士斗法,其中一人突然放出一具活僵,这无异于凭空多出了一个帮手,一个不需要操控就知道怎么战斗的帮手。而且这个帮手的实力还强大无比,这尼玛还让不让人活。

不过后来由于活僵需要用活人祭炼,手段过于残忍。修真界其他门派也多有忌惮,所以那名开辟活僵的前辈高人最后被十几名高手围攻而死,活僵的炼制法诀也随之被当众销毁。可是即便以一挡十,最后那人还是斩杀三人,重创两人,可见这活僵到底有多恐怖。

只是不知道这王家又是从何处得知这种拿活人炼制成僵尸的邪恶法门,而且竟然在此经营了不知道多少年。

“哎辰哥,你觉得他们王家为何如此善待咱们这些散修呢?你以为他们真的有这么好心?”牧xiǎo川对林辰的反应似乎早有预料,当初自己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反应并不比林辰好到哪里去的。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王家会这么在乎咱们这些散修,原来是想要拿咱们炼制活僵,那这一切就都説的通了!”林辰毕竟从xiǎo历练,虽説这个消息的确惊人,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失态,很快便平复了心情。此时听牧xiǎo川如此一説,长时间困扰林辰的问题也终于是得到了彻底的解释。

林辰当初在虎踞城跟踪牧xiǎo川的时候,他就奇怪自己明明只是开元中期的实力。那四名黑衣男子实力境界都与自己相当,没有理由四人全没发现自己。当时如果他们都是活僵,无法像正常修士那样放出神识查探的话,这一切就显得合情合理了起来。

还有王万福的那身衣服,乍一看并没有特别之处,只是世俗掌柜常穿的铜钱大褂。但是现在回想起来,王万福身上的那件衣服和世俗中的寿衣也是无甚区别。

再説那所谓的会客厅着色竟是大红赭色,厅中丝毫金玉之器也无,金玉自古有辟鬼镇邪之用,可是王家堂堂一个修真家族竟然只拿一些木雕装饰,而且那些木雕林辰仔细看过,只是些普通雕刻,并没有什么珍贵之处。林辰原本也只是以为王家是想以此彰显朴素,现在想来恐怕事实并不是这样。

最后就是那杯茶,王万福説是什么后山的槐榆茶叶。槐树,榆树自古多是阴邪之物附身躲藏之所在,槐榆之叶也难免沾染些许阴气。怪不得当时王xiǎo雅和王万福都有劝説自己喝茶,原来是这般缘故。

一念及此,林辰不觉冷汗直冒,伸手擦了擦不知何时顺着两边滚落的汗珠。幸亏自己一进王家就发现了其中的古怪,xiǎo心谨慎,并未着了道。

“xiǎo牧,我还有一事不明?还请如实相告”

“你説!”牧xiǎo川diǎndiǎn头,看来林辰并不是蠢笨之人。自己只不过是稍微diǎn破了其中的一层窗户纸,林辰就能够把其中的古怪想明白了个大概,和这样的人合作着实让人放心。其实牧xiǎo川也是看在林辰是老相识,而且实力比自己高出许多,人又谨慎,暂时并未着了王家的道,这才和盘托出,想要联手林辰一起逃出去。

“王家既然再次盘亘多年,根深蒂固,实力自然不是你我能够随意撼动的。如果他们真的需要活僵来源,大可强行将你我掳来,不必如此大费周章”林辰现在唯一不明白的就是王家为何如此费尽心机骗取他们的信任?如果真的如牧xiǎo川所説那王家大可暗中直接出手的。又何必如此呢?

“这个问题当初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直至那天在虎踞城被王xiǎo雅他们堵住方才明白其中的缘故”牧xiǎo川端起茶水喝了口,润了润嗓子,説了这么大半天,有些口干舌燥。

林辰也不着急,就这样静静的坐在,等待牧xiǎo川的下文。果然喝完茶水的牧xiǎo川开口接着説道

“王家炼制活僵虽説可以强行掳走一些散修,但是这里毕竟距离虎踞城不远,如果他们做的太过分的话难免不引起别人的注意。而且炼制活僵有一条最关键的就是被炼制之人必须是心甘情愿,不然即便后来炼制成功,也会成为一具带有怨气的活僵。这样的活僵随时都有可能噬主!”

“心甘情愿?怎么可能。谁会傻到自愿被人炼制成活僵的!”林辰显得有些不相信,这个倒也不怪他,毕竟这种事情想想都不可能。

牧xiǎo川也不恼怒,而是耐心的解释道“我説的心甘情愿意思是,在完全失去自我意识之前不可对王家产生一丝厌恶”

“你的意思是,王家其实就是在培育这些活僵的肉躯,当时机成熟时,来人自然会在某个时刻失去自我意识,成为一具活着的尸体。然后王家再用这具尸体炼制并加以控制?”林辰暗自惊讶,修真界真的是能人辈出,无奇不有啊!也不知道当初那名开辟活僵的前辈是怎么想出来的,关键是还被他成功了。

“不错,就是这样!”牧xiǎo川淡淡地肯定的説道。

临沧治疗盆腔炎医院
潍坊治疗白斑病费用
长治好的男科医院
临沧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潍坊治疗白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