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六百零三话 家事线索

发布时间:2020-01-14 19:33:28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六百零三话 家事线索

后一批货物被安置上车的时候天空中微微带来了一些昏黄,即便是一望际的边境此刻大概也沦为了休息的处境,安定平和的学院空地内烧烤会正在进入尾声。学徒们都对候存欣的安排感到满意,当然少年也不失实务地夸奖了奥妮克,将一场的成功尽可能分散给同伴,这就是候存欣的处事原则。

忙活了一整个白天,大家都非常的尽兴,候存欣也非常满意地送走了大部分人并且协助约恩将烧烤餐具打包。人们纷纷和这个年轻并且初来乍到的人打招呼,从心底里佩服他的能干和风趣,通过这样的一次倒是大大地加深了学徒间的互相理解,不知觉的候存欣又想起了白慈溪初组建的那个奇怪的社团,担当卖弄职责的候存欣当时也确实做到了打破寂静的能力。

团结和气其实只是一步的问题,但是要完成这么简单的一步却是做成大事的必要努力。

心平气和的想了想,候存欣感觉现在心情好了许多,果然还是因为贝芙琳跑过来告诉了他一些关于暗香的事情么,亦或者从一开始候存欣就相信暗香不会介意候存欣的冲动呢。忽然,出现在少年面前的宾客停住了,他或者说他们两个人并没有像别人一样简单的打招呼表示热情,显然他们比起别人加熟悉候存欣。

细细一看,白慈溪立刻发现依偎在一起的霍尔顿和莉莉特,这两个人果然就是情侣的关系,说来也是巧合他们分别是暗香的原室友和候存欣的室友,在很多方面表现出来的友善和热情让候存欣在初期的时候轻松了许多。

身为的举办人,候存欣有礼貌地向两人中的男士点头致意,霍尔顿原本就是一个活泼不拘小节的人。自然是完地还礼了,其实候存欣都在怀疑面前的这个好室友究竟会不会生气,因为他总是对人那么友好。却又能用嬉皮的方式暴露同伴的错误督促其改正。

想想暗香的事情,候存欣便多说了几句:“其实还是要谢谢你们两位的。初这个如果不是因为两位积极地在大家当中扩散也许根本不会有你们以外的人来吧。”这件事情发生在举办决定出现的那个夜晚,如果不是霍尔顿和他的莉莉特在男女学徒之间扩散,以候存欣悲惨的人气估计真的会出现悲剧,好在关键时刻奥妮克一拍案板说一定光顾并且愿意承担场地上的开销。

“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平日里在宿舍里面还得谢谢你关照晚归的我。”霍尔顿开心地说道,这是谁都知道的话题就算是舍监也法理解和管住这个男人晚归的事实,相对作为舍友的候存欣是在很多次深夜发现室友进出。

“对,不需要谢他。这家伙进进出出一定打扰你的睡眠了。”莉莉特赶忙抢了这么一句,像是害怕失去所有的机会开口一样。

“你真的好意思说我么?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是谁拉着我在外面待了几个小时,挨冻看星星什么的饶了我吧。”霍尔顿滑稽地做出鬼脸并且将没有挽着恋人的手背靠近额头,任由身边的某人用身体冲撞自己,却依然不在意地搂着对方的腰部。

看起来他们的感情非常融洽,而且不管从哪里都可以感觉到幸福的意味,不像候存欣和暗香有的时候会出现奇怪的争执。候存欣微微蹙了一下眉头,想着也许自己能够和霍尔顿一样成熟,至少比当前加成熟是不是就不会和暗香有矛盾了。到了现在,少年其实也明白了。可怕的并不是感情间的矛盾,因为那是所不在的,可怕的是有了矛盾的双方都傻傻地意识不到问题的本质。从而因为误会错过了真正的感情。

就在这时,少年感觉额头被狠狠地侵犯了一次,霍尔顿不规矩的用放在额头的手的手指戳了戳少年紧蹙的眉头中央,这个触感让人印象深刻。惊醒之后,候存欣立刻听见来自霍尔顿的抱歉和莉莉特对身边人的嗔怪,在那之后霍尔顿和莉莉特不准备打扰这位举办人与客人打招呼,只是留下了一句:“看得出来,你心里依然有一丝迷惘,感情这种东西越是害怕它便会搞砸。趁年轻和对另一半的足够信任还在,就去试试嘛。有的时候如果不能将她保护好,就尝试让她和你一块死不就好了么?”

说着意义不明的话的霍尔顿很就被拖走了。莉莉特显然和候存欣一样也听不懂这个男人在总结着什么经验,于是害怕他说错话加大了力道,并且喊出了期待:“候存欣,尽把小暗香给拖回来好了,我一个人住太空闲啦!”

这句明显的话候存欣倒是听得懂了,他郑重地点点头,确实就是这样他必须鼓起勇气尽去找暗香然后邀请她回到公寓居住,虽然感觉在烈焰爱那边没有听见反感的反馈。

这样的打招呼行动持续到太阳落山之时,理论上远远地天际边上还可以看见半轮红日,大家都想着尽结束并且赶回去吃晚饭之类的。候存欣也竭尽所能的欢送走了可能部的客人,然后与约恩再次简短的交流了一遍,便决定让他尽早离开以节外生枝。

那边的陆西园正在拔出后一片的帐篷,叫约恩去帮忙了,这边候存欣也便点点头目送同伴忙活,自己也该回到公寓去了,要把今天发现的问题告诉丽雅和陈静,同时候存欣还得注意措辞别让丽雅听起来感觉白慈溪像是在刻意躲避不想见到她一样。长久以来,丽雅和白慈溪的恋情就是这样说不清道不明,按照候存欣的态度来看,明显的是白慈溪过分的不负了,不过近的事件让候存欣没有资格责备白慈溪作为男友的失职。

正在想着的时候,候存欣穿越了前方一片密林,回到自己公寓的近路是可以走这里的,旁人根本不知道。突然,左侧边低矮的灌木出现了响动,不给少年反应的时间便出现手臂将他强行拖进了森林中央。

步行了几步之后,对方暴露出了她的外表,那是再正常不过的奥妮克达斯雷玛。作为空地的拥有者她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但是紧急地出手拉着候存欣就让少年不由得紧张起来。此刻奥妮克让候存欣紧紧地靠在树干上,树壳的表面粗糙不平却又有些冰凉让少年不舒服地抖动着,然而奥妮克好不自觉的靠的非常近,她那美艳的面容从下方凝视候存欣只距离少年不到十公分,少年呼吸着来自对方喷吐的鼻息,怀疑自己会被咬上一口。

定格了几秒后,候存欣先支持不住猛地推开奥妮克,不忘说了句抱歉。奥妮克便就事论事地对准了这声抱歉问道:“你没有对不起我,又为什么要说道歉的话呢?”

“请不要用这种隐晦的词汇,叫人听了好不舒服。”候存欣不是傻瓜,只不过很多时候他确实不想惹麻烦上身,或者说是节外生枝。“那么,特地在这里截住我,你有什么情报或者是问题要在这里解决的么?”

爽的候存欣很将话题引向了正道,他很清楚在这个自己感情出现危机的时候,随随便便和别的女性靠近是另一种危险,就算暗香看不见他自己也会有所结缔,候存欣就是这样一个在乎这样事情的男人。

真要算的话,奥妮克还确实有别的事情来找候存欣,而且是近才拿到的某个情报。但是在那之前,她加喜欢看候存欣那副勉强却又不甘的表情,于是重靠近到了一个社交距离说道:“确实有事情告诉你,不过怎么说呢姐姐我啊,刚才被某个身份低微的小子强行推开了,现在的心非常不舒服,你是不是要先解决下我的问题,不然我生怕这脑子里空洞地忘记了刚才要说些什么。”

候存欣根本不消去看扭动腰肢的奥妮克,他早就猜到对方的心思和注意,那个人见人怕的女魔头级别的贵族怎么会甘心在候存欣面前碰灰,该有个什么事情让她开心一些的,但是候存欣真的不擅长应付女人,如果只是素不相识的,那副官腔早就准备好了,不过现在他根本不敢这么说出口。

“好姐姐,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好么,不然弟弟我也会空洞的忘记停住脚就这么走回公寓了。”候存欣陪着笑说了前半段,但是却又强硬地表示了他自己并不太在意这情报,至少想要通过奇怪的机会束缚他是不可能的。

“足够了,有你这么叫我就行。”奥妮克挥挥手,这时候存欣才发现躲在暗处待命的尤鸟佛林身影消失了,原来从一开始这个女人的护卫就是二十四小时的,幸好刚才候存欣没做出不敬的行为。“其实,我调查到你穷极的追寻维吉尔,是因为你失踪的母亲和姐姐与他有过后接触对吧。想要弄清楚多年来真相的你一定很想知道这边的事情吧,于是我立刻顺着这些支离破碎的线路,利用这学院高机关的图库查询你的至亲的情况,在炼金术的地下室发现了你的姐姐的可能的痕迹。”

“那里不是只有怨灵么?你的意思还有你怎么会忽然调查我的家底?”白慈溪质问着。

然而,奥妮克只是意味深长的丢下一句:“我想要知道的我当然会去查咯,不想知道的怎么会留意呢。”未完待续

双城市中医院
桥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继发性癫痫的治疗
山西癫痫病权威医生
梅州最好的皮肤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