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正牌辅助装置 第112章 你是在和我讨论疗伤救人吗?

发布时间:2020-01-14 18:09:45

正牌辅助装置 第112章 你是在和我讨论疗伤救人吗?

人在愤怒的时候往往会发挥出比平时更大的甚至连他自己在事后都无法想象的力量,如今的南宫荣就属于这种情况。少年确实缺乏战斗经验,亦未曾接受过正规的修炼,动作中肯定存在着极大的破绽,但问题在于他使用的武器太过特殊了一些,刚好能够对此进行弥补。

圆球晶体吸收使用者的精神力,将其转化为兵刃攻击敌人,也就是说使用者精神力越强这玩意威力越大。南宫荣的精神力目前来说乃是马马虎虎的水平,可愤怒状态下的爆发恰好对其给予了增强,所以才形成了眼下这个局面。

将半条街给打得千疮百孔之后南宫荣也慢慢冷静恢复了过来,只是心里面依旧抹不开,让少年已经彻底失去了和帝国携手合作的想法。于是南宫荣利用周围的士兵还在抱头蹲防瑟瑟发抖的机会,一把抓住米拉的胳膊就把她拉着朝城门大步跑了过去。

“走吧。虽然明知道在深渊的威胁下这样做不对,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跟这种国家心平气和的展开交流合作,对此只能说声抱歉了。”南宫荣一边收起半球形的护罩一边对身边的米拉满脸歉意地说道,“至于同盟那边同样也不能去,深渊就潜伏在他们之中,过去只是羊入虎口。不过你专程来到拉兹菲尔德又不是寻求援军的,所以也没关系的吧?”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在城堡里享受贵宾待遇和在荒郊野外遭受追捕完全是两种概念啊好不好!”眼镜娘那叫一个风中凌乱啊,看上去似乎无比的纠结,然而这种纠结只持续不到几秒便果断换成了异常兴奋跃跃欲试的样子,“不过野外求生什么的,而且还是在遍布魔兽的异世界,光是想想就让人激动到浑身起鸡皮疙瘩了有木有!?”

“嗯,我们这里确实有许多魔兽,可惜和你想象当中的有些不一样。”

南宫荣还想继续就魔兽这件事对米拉进行更多解释的时候,前方的道路上忽然出现了一个钢铁的庞然大物,带着震耳欲聋的机械轰鸣声挡住了少年的去路。

所以说到底是哪个无聊的白痴会将坦克部署在城门附近还特么藏在一间城卫队专用的院子里面的啊,他真的以为敌人若是攻过来了让这个铁疙瘩往城门那儿一站便能够完成堵路口这种伟大壮举的吗?另外这种后方城市的卫队为什么会拥有坦克的喂!?

满满的吐槽全都憋在了心里没有说出来,因为南宫荣知道现在还不是能够随便捣鼓日常的时候,最起码对面那个试图挡路的铁疙瘩并没有这方面的意思。

从身后传来了那个胖军官嚣张的笑声:“你们不要妄想能够逃走,全部给我留下吧!开炮开炮,把这些家伙全都轰成渣渣,让他们和其他怀有异心的杂鱼彻底知道胆敢反抗帝国的下场!”

系统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毫无征兆地发话了:“骚年哟,尽管尚未完全掌控住深渊产的晶体武器,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尝试一下用精神力控制它而不是提供精神力给对方使用的做法。根据我的推测这样做或许会产生危险,但也能够发挥出更大的力量,再说和现在面临的危险相比这点冒险根本不算什么。你先前把挡下来的子弹反射回去那波做的就很不错。”

南宫荣对此没有半点印象,他应该是在愤怒中无意识做出来的吧,真要有意去做反倒不知该如何下手了。所以少年只是将系统的话牢牢记在了心中,然后开始着手准备捣鼓出一面盾牌进行防御。

“这还真是……我本打算去城外湖泊边看看那些不愿意进城的难民们的情况,没想到大家竟然都在躲着我,正在无奈之际,回城时却意外见到了这种令人不齿的事情。”

便是坦克发动机的轰鸣声也依然无法遮盖住这突然响起的富有磁性的年轻男子嗓音,他整个人宛如凭空冒出来似的背对坦克站在了铁疙瘩的前面,身上穿着一套精美漂亮的明显礼仪作用大过实际作用的纯白铠甲,胸口板甲上绣着帝国王室的徽章,比普通女生还要白皙的肌肤配上俊秀帅气的面容以及那随风飘舞的及腰水蓝色长发,不禁让南宫荣看呆了眼的同时还冒出了一个相当古怪的想法。

主角登场了!就算丫是配角,那也特么是个有着主角光环的配角!

没看见旁边的米拉两颗彻底变成了红心的眼睛都快要撞破玻璃镜片从里面跳出来了么?

“身为帝国军人,手中枪炮不去前线抵御入侵的敌人也就算了,拿来对付本国的平民又是在闹怎样,你们的荣誉感都丢到哪里去了!?”

锵的一声脆响,那名骑士猛然转过身从腰间绽放出一道炫目的白色光芒,袭上了正在旋转炮塔进行瞄准中的坦克的炮管,令其当场断裂成两截,和本体脱离的那半截更是打着旋飞上天空,最后重重砸在胖军官藏身的马车上面,让它稀里哗啦的彻底散了架。

好快的动作!另外,这货刚刚是用自己的佩剑斩断了坦克的炮管吧,那把剑看上去也没啥稀奇的并非什么神兵利器,不装备动力装甲的人类真的能够做到这种事情?

系统在惊讶地“咦”了一声后用疑问的形式给出了答案:“真意外,居然是斗气吗?”

没事就和金毛猫谈论联盟那边各种事情的少年当然知道什么是斗气,不过他却没有想到拉兹菲尔德中竟然也存在着修炼斗气的人。转念想想也没啥好奇怪的,这些高手肯定都被暗中请去做了王室的护卫,外人对此无从得知;即便他们出任务时动静弄得大了一些,还可以解释成装备着魔法道具来蒙混过关。

只不过,这样的存在为何会出现在德林佩尔?南宫荣还不清楚城主大人和皇帝陛下之间小小的弯弯绕,他只知道如今坦克被斩断炮管后这架是肯定打不起来了。

“夏尔罗特大人,为什么您会在这里?”本来马车被砸毁后胖军官是立马以和他体型完全不相符的风一样的速度躲到了路灯杆后面藏头露尾的,在看清楚来人是谁后又果断用比刚才更快的速度窜了出来,却又因为不敢靠近隔在自己和骑士之间的南宫荣,最终不得不讪讪地停下了脚步,“您不是应该正在公馆里查阅账目么?”

水蓝色长发的男子优雅地甩着剑花收起了自己的佩剑,那pose摆得不仅引起了路边看热闹的人群中无数女子的尖叫同时也让南宫荣身边的某眼镜娘当场如同触电般biu的一下手捧心口抽搐着晕倒在地,明摆着是没救了。

大姐,你真的清楚我们现在到底面临着什么样的状况不?

便在满头黑线的南宫荣轻轻地试图用脚踢的方式将米拉弄起来的时候,收剑完毕的夏尔罗特也跟着开口了:“查阅账目这种事,交给手下去做不就行了吗,我可没打算一整天都呆在公馆里陪你们城主说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再说若是本人没有外出,又怎么会撞见你们做的这些好事呢?”

眼见骑士大人说话并不友好,胖军官急忙指着躺了满地的部下大声解释道:“不不不,其实是对方先动的手,他竟然凭借那种古怪的武器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杀死了帝国军人,我们迫不得已才进行了还击,但依旧不敌所以才叫来了坦克作为增援的!”

夏尔罗特闻言又看向了南宫荣,不过注意到对方目光的少年十分淡然地选择了无视,依旧在自顾自的试图将米拉给拽起来;至于混乱中下意识跟在这名看似强大的同胞身后打算逃出城外的那几名汉族人,更是连半点想要开口的意思都没有。

最后场面尴尬得实在是没办法了,夏尔罗特只能主动打破了这令人难堪的沉寂:“你们为何沉默不语?请尽管放心,吾以身为骑士的荣誉起誓绝对会公正处理这次的事件,如有受到不公的待遇大可不必隐瞒。”

很显然夏尔罗特的这种说法令胖军官不禁飙出了更多的冷汗,他整个人几乎都要跳起来了:“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明明是我们啊,夏尔罗特大人!这满地的伤员以及不幸战死的士兵您难道就没有看见吗!?”

“你真当我的两只眼睛是单纯的摆设么?我才没有看到什么光荣负伤或战死的帝国军人,我只看到了一群试图抢夺他人财物辱人妻女乃至夺取他们的性命结果反过来被揍得满地找牙的贪婪蠢猪!”

夏尔罗特的怒喝大概是裹着斗气吼出去的,路边两旁建筑物的窗户玻璃纷纷被震得哗啦哗啦直响,正对着他的那名胖军官更是脚下一软就滚到了地上,很快便有一股难闻的气味从丫的裤子里钻了出来。

爬起到一半的米拉果断再次躺了回去。

见到夏尔罗特的这种表现后,失去了女儿的持枪男子忍不住上前几步凑到南宫荣的身边低声说道:“这位小哥,看起来那名骑士大人确实打算主持公道帮我们说话的样子,不如……”

林薇音的家乡或许确实被深渊侵害得相当严重,可依旧维持保留着自己的文明,借助记载着的大量知识,只要能够击败深渊他们迟早都会再度复兴。而南宫荣在逗留期间,也曾经拜读过各种书籍,试图借助这个科技更加先进的世界的智慧来找到改善自己族人所受不公待遇这一状况的办法。

少年结合帝国的实际情况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分析,最后无奈地发现只要心里很清楚自己曾经对汉族人做了多少狠毒事情的王室一天放不下对汉族人奋起反击和报复的担心,这种刻意的压制就永远也不会停止与结束。

越是压制就反弹得越厉害,于是便会更加担心反弹,从而压制得更加用力,完全就是一个死循环。

如果不是还有能够跨位面将同胞迁移到林薇音等人的世界——反正那边在击退深渊后会处于人少地多的状况,议会也对少年表明了到时候欢迎移民的态度——这个超出常规的办法存在,南宫荣估计自己只能拿出某个从书本上看来的不记得是谁的名言来实现他的想法了。

真理永远都在火炮的射程范围之内。

因此,对于男子的建议少年并没有压低自己的音量,而是掷地有声的如此反问道:“确实,这次我们遇到了一个讲道理的骑士大人。不过若是下次我们遇到的是一个不仅不讲道理而且还和那些兵痞同流合污的魂淡的话,又该怎么办呢?即便他始终留在这座城市照顾我们,帝国其它地方的同胞又有谁来照顾?当你的女儿被一脚踹到地上的时候,这个愿意主持公道的骑士大人在哪里?当其他人的女儿同样被踹倒的时候,他还能像今天这样及时地出现么?又不是什么把红色胖(神兽)次穿在外面的大佬。”

“小哥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最后那个到底是什么鬼?”

“没啥,破坏气氛专用的,不必在意。”南宫荣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随意挥了挥手,继而拽着仍然不肯起身的米拉宛如拖死猪般将她拉着迈开了步伐,“你们若是愿意留下就请自便,不过我可没指望每次出事都能遇到正值的骑士大人,凡事都得先靠自己才行。”

回想起自己先前在其它地方的遭遇,几个汉族人纷纷沉默着不再说话,坚定地跟在了少年的身后。

很快南宫荣便拖着米拉来到了夏尔罗特的附近,骑士大人这时忽然出人意料的抬手做出了阻拦的动作:“请等一下。”

“什么事?”

包括少年在内所有人顿时都紧张了起来,不过对方并未采取什么特别的行动,而是指着队伍的最后面和蔼地微笑着说道:“至少,先把那位老先生送去看下医生如何?他的伤势似乎很严重,而城外可没有多好的医疗条件。”

“喔,你是在和我讨论疗伤救人吗?”

武汉市新洲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信阳市中医院怎么样
贵州知名白癜风医院
烟台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三亚著名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